摘自《黑龙江农垦人名录》

姓名:田景阳
正文:(1916年2月-1987 年4月)辽宁盖县人。1948年10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。1953 年12月入党。曾在四
野炮兵后勤部军械营当车工,1950年4月复员。1959年11月随工厂从沈阳迁来垦区,1965年5月任迎春机械
副技师,1981年4月晋技师(工程师级)。1980年至1984年当选虎林县政协委员。1952年至1964年自己动手
制造车床、磨床、轧珠机、球磨机、抛光机、套丝床等土设备49台,改进设备17台,改进与制作工卡胎具9
3项,节约资金9万元,并生产各种滚珠轴承4万套。连续多次被评为厂先进生产者,沈阳市、辽宁省和全国
烈军属和残废复员退伍转业军人积极分子,沈阳市、辽宁省先进生产者,省劳动模范,全国劳动模范,牡丹
江农垦局、东北农垦总局五好工人标兵。1982年8月离休。1987年4月病逝。
摘自《北大荒英雄谱》
一把永不卷刃的车刀 ——记全国劳动模范田景阳 李林 孙永臣 
     那是1959年11月初的一个傍晚,人们里三层外三层地站立在迎南站——一个设在厂区的 小车站道轨两
侧,耐心地等候着密山开来的农铁列车。广播喇叭里传出:“热烈欢迎田景阳师傅参加全国群英会凯旋归来…
…”列车徐徐停稳。只见左胸前戴满奖章、向人群举起双手 致谢的田师傅走下车来,互相问候、握手。人们
不知怎样才能表达出自己敬佩的心情,索性 把他抬了起来,一直簇拥着抬到了办公室。 田景阳,辽宁盖县人
,生于1916年2月,自幼家境贫困,只念了三年书便在家种地,17岁 就进了日本人办的工厂做工,一干就是15
年。1948年10月沈阳解放,他参加了人民解放军, 在四野炮兵后勤部修械营三连当车工。1950年4月复员回家
种地,1952 年7月在本溪参加东北 军区炮兵后勤部汽车修理厂当车工。1953 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。他入厂
多年如一口,开动 脑筋,坚持大搞技术革新,制造土设备。1952年至1964年在工人岗位上,他自己动手设计
制 造出车床、磨床、轧球机、球磨机、抛光机、套丝床等土设备49台,改进设备17台,改进与 制作工卡胎具
93项。这些土设备的制作,不仅给国家节省了9万元的资金,而且用这些土设备 生产出当时垦区拖拉机急用的
圆形、锥形、柱形等十几种滚珠轴承四万多套。 一个只读了三年小学的老车工,竟能设计制造出这样多的土设
备,并用这些土设备生产 出急需的产品,不能不说是个奇迹。 
(一) 1958年5月的一个深夜,田景阳还埋头在桌子上画着滚珠轴承各式各样的胎具图纸,他习 惯地一会歪着头,
用手托着腮帮,眯缝着眼睛,大口大口地抽着香烟苦苦地思索着,一会用 三角尺在图纸上量着算着画着。 他
的爱人何秀芝一直坐在旁边守候着,桌上一碗细白的面条腾腾地冒着热气。她对老田 这样起五更熬半夜地算呀画
呀,已经是习惯了,可是像这几天差不多头不落枕,眼不合缝地 工作,还是少见的。老田有胃病,她真担心他的
身体吃不消,因此也就对老田格外体贴照顾 。现在她已是第三次把面条煮热了。 “吃了再画吧,呆会面条又凉
了!”她瞅着田景阳放下手中的铅笔时小声催促着。 “啊”,田景阳应了一声可还在托着腮帮想,随即感叹地说
:“咱这文化太低啦,想得 出来,就是画不出来!” 田景阳急得用手抓了抓头。她爱人也替他着急,这几天来
她不知老田究竟搞的是什么。 便问:“什么事非得白天黑夜地干,也得休息休息,人可不是铁打的呀!”说着,
她把那碗面 条递了过去。 田景阳接过那碗面条,一边吃着,一边说:“这可是件了不起的大事啊!你知道,咱
们厂 生产的是拖拉机零件,北大荒几千台拖拉机还等着用呢!” 一个月以前,田景阳他们的工厂——沈阳军区
后勤部汽车修理厂,决定改为农垦部拖拉机配件厂。那时,正是大跃进时期,商品经济很不发达,垦区拖拉机
急需的滚珠轴承,市场 供应十分紧缺。农垦部下达指示,要求工厂试制、生产,解决这一难题,工厂刚由军工
生产 修理汽车转变为机械制造,可是设备并没有改变。要购置需要资金,时间也来不及。因此, 厂党委立即
召集了老工人、技术人员座谈会,发动群众来想办法。会上,有的人说:“咱们 能生产,就是设备不足,顾
了这,就顾不了别的!”也有的人说:“咱们厂原是个修破烂的, 现在要生产这样精密的玩艺,够呛!”可是田
景阳却提出要自造设备,他说:“没有洋设备, 咱们先土法上马!”厂党委支持了他这个提议。 会后,党委副
书记赵长春亲手把一个轴承样品交到田景阳的手里,对他说:“老田,党 委研究了你的建议,决定把这一光荣
而艰巨的任务交给你。” 田景阳接过那光滑的轴承,激动地说:“既然是党委决定,我是一个党员,一定完成
任 务!” 从那一天起,田景阳就挑起了这副千斤重担。他考虑,首先得模到轴承的生产过程,才 能按照生产的
工序,来设计所需要的机床。 于是,田景阳跑了许多工厂参观学习。晚上便埋头在图纸上设计产品的胎具。一
套轴承 ,从外套、内套到花栏滚针,大大小小,就需要做上30几种胎具,画图真是个困难的事,脑 子里想出来
了,可是画到纸上别人看不懂。老师傅们拿到田景阳的图纸,都为难地说:“老 田,这活都在你心里,我们不
知道怎么做呀!” 田景阳急得睡不着、吃不香。心里想:“第一道关都闯不过去,怎么对得起党委呢?” 一天
夜里,他想着想着,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,自言自语地说:“嗨,活人还能叫尿憋 死,画不明白,我用泥巴做
出个样子来。” 第二天,他一早就跑到厂房后面,挖了一些黄土,动手做起胎具的模型来。他那么聚精 会神
,连赵副书记走过来蹲在他的身边他都未觉察到。赵副书记问:“老田呀,你做这些玩 艺干什么?”老田高兴
地把那些泥巴做的胎具,拿到副书记的面前说:“赵书记我画不出图 纸,做这些模型行不行?” 赵副书记惊
喜地说:“啊,你是在做胎具呀,行!行!好办法!咱们马上把大家找来看看。 ”说罢,他就亲自跑去找来十来
个铸造工、锻工、车工,大家一围,开起现场会来。 田景阳一个个解说了胎具的做法,又在上面标明了尺寸。
大家一看说:“还行!” 赵副书记说:“好!那大家就分头拿回去做,这就是图纸,不要弄坏了。” 田景阳
又一个个跟着去反复地解说,别人做不了的,他就亲自动手。几十种胎具,从铸 造、锻压、车、磨、铣…
…一直到做出成品,就需要几道工序,不管哪一道工序田景阳都要 亲自去指点,亲自动手。经过18天奋战,
第一个轴承终于试制出来了。 
(二) 按照轴承加工工序的需要,田景阳决定首先创造出5台不同型号的平面、内眼、外圆和无 心磨床来。这些
磨床,他没有用过,也没有见过,而且也没有参考资料,只能凭自己想出的 土办法,因陋就简地把它设计出来
。这比做那些轴承胎具的模型简直要难千百倍。田景阳挖 空了心思,成天呆在车间里的那些洋式机床旁边,歪
着个脑袋,眯缝着眼睛看呀、想呀。起 初,他面对这些复杂的机床,简直摸不着个头绪,无从着手。后来,他
结合自己多年来干活 的体会,看着看着心里亮堂起来了:嗨,千难万难,它不就是两根轴吗?一根卡工件,一
 根带刀具,只要叫它俩转起来就成了。”一打开这道大门,他便觉得科学也并不是那么神秘 莫测的了。他围绕
着两根轴,想出一个零件,就画出一个零件。他走路想、吃饭想、睡觉想 。晚上困了就在车间办公室的桌子上
睡一会,爬起来又画。从各式各样的齿轮,到大大小小 的螺钉,一台机床就画了百十张图纸,可是要把这零零碎
碎的机件,安装成一台完整的机床 ,精确地计算出每一件的大小尺寸,简直把田景阳难坏了。他正在发愁的时
候,一个技术员 领着两个钳工和几个学员赶来了,冲他说:“田师傅,书记叫我来帮你整理图纸,叫他们帮 你
安装机件,并且已经动员各个车间腾出力量来给我们加工零件。” 田景阳立即领着新来的几位战友投入紧张的工
作中——绘图、备料,没钢材,废料堆就 成了他的材料库,他带着几个学员,把废料堆翻了个遍,把一切能
够利用的铁板、铁块都抬 了回来,田景阳信心十足地带领钳工师傅边设计、边制造,一切拼拼凑凑。因陋就简,
只有 一个思想指导着他:争取时间,少花钱多办事,只要自己能想办法解决,决不向领导伸手。 自打图纸下到
车间以后,田景阳更是忙得跟走马灯一样,他从这个车间,跑到那个车间 ,一会跑到车床旁边,一会跑到磨床
旁边。 他对党的事业忠心耿耿,艰苦奋斗,求实创新的工作态度和品格,不正是北大荒人自力 更生、勇于开拓
的精神的生动体现吗!群众自觉主动地来帮助他、支援他。那些给机床加工零 件的小伙子们,都热情地向他保证
,随要随到,保质保量。有的老师傅在加工时发现图纸设 计有问题,就主动地给他提出改进意见。 不几天,
机件都加工好了,汇集到钳工组的车间安装。 机床终于制造出来了。这些形状特别的磨床,的确像一些人所说
的那样:四不像,有的 长着不相称的方脑袋,有的身体显得过分的臃肿。可它并不妨碍生产。 (三) 自制磨床
试运转的消息,像长了翅膀一样飞遍了全厂,职工们带着新奇的心情涌向了这 个小小的车间。 田景阳怀着紧
张、兴奋的心情,推上了电闸,传动天轴发出了第一声轰响转动起来了, 一个个木皮带轮飞转起来了,带动
了一台台磨床旋转。多少天的心血,多少人的辛勤劳动, 就看这最后的鉴定了。田景阳的心随着那飞转的木
轮,轰隆隆地飞转着、跳动着,不知是惊 喜还是担心。 可是越听那声音,田景阳的心越是跳动得厉害,好
像要从喉咙里跳了出来。那动的天轴 ,一个劲地乱摆,发出雷一般的轰鸣,像要把厂房震垮下来。田景阳歪着
脑袋,眯缝着眼站 在一旁脸色渐渐地变了。他真担心那天轴和木头做的皮带轮会折断下来打伤了人。突然,
有 一台磨床冒起烟来,学员们喊:“田师傅,磨床烧了。” 田景阳的脸色一下变白了。马上拉开电闸,停下
车检查,原来是磨床头忘记了设计油眼 ,没有法子上油,磨床开动时间一长就要烧起来。田景阳就觉得全厂
职工上千双眼睛都在看 着自己,他全身都在冒汗,用拳捶着自己的脑袋说:“你看我这脑瓜!”赵副书记却鼓
励他说 :“很好嘛,大事已成,这点小毛病再改进改进。” 这时候,那几个车工、磨工和钳工老师傅,都
聚拢来出主意,这个建议用铁架把天轴固 定到天棚上,那个建议把磨床砂轮瓦改用圆粒滚珠轴承,提高转
速……。
 经过一番改进,可是一开车,天轴还是轰隆隆乱颤动。田景阳担心发生事故伤了人。便 把所有的人都
请了出去,自己一个人呆在这车间里,歪着脑袋,眯缝着眼细瞅传动天轴,他 一定要揭穿这个谜。 他正想
着,忽然有人从后面拍了他一下,他一回头,原来是钳工张师傅不知什么时候站 在他身后。张师傅笑着说:
“你真专心,叫了你好几声你都未听见。” 田景阳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:“我太着急了。你看这是什么毛病?
” 张师傅说:“我瞅了半天,是天轴太细了!” “对!”田景阳点着头,又瞅了瞅天轴,高兴地说:“太
对了,天轴细了!”他一把抓住 张师傅的手连连地摇动着。 又经过了几个白天黑夜,按照大家的意见进行
了一番改进,天轴的转动正常了。 又是一昼夜的苦战,用自己土制的机床,生产出了几支光滑闪亮的滚珠轴承
,第二天清 晨,向党委报了捷。 田景阳沿着这条路继续走了下去…… 由于田景阳特殊的创造性劳动,连续被
评为市、省、全国烈军属和残废复员退伍转业军 人积极分子,省、全国劳动模范,垦区优秀党员、工业战线标
兵,1959年10月在北京全国工 交基建财贸社会主义建设先进集体生产者代表大会上,受到了刘少奇、周恩来、
朱德等党和 国家领导人的接见,并合影留念。1965年任副技师,1981年4月晋升为技师(工程师级)。195 9至19
60年、1962至1965年当选为厂党委委员。1980至1984年是虎林县政协委员。 1987年4月田景阳去世了。他给北
大荒留下了许多、许多……